鹤酒啾啾啾揪揪

☆点开☆~


没错点开你就是我的人啦✔

好了不发sao了hhh

这里是鹤九,咸鱼一只,企图翻身(做不到。
现在沉迷于凹凸无法自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同人先动的手。),是安吹,杂食党www!所以文章什么哒最好慎点www
☆不吃安艾!!!☆
会画点破画和写点烂文,只会尬聊,常犯手癌(是的,一只咸鱼,没有特长呜呜呜,如果吃算的话)扩列热烈欢迎www(放心,没人

可以叫我九九什么的,我不介意称呼这种东西。

[安雷]今天我的傻子侍卫依旧欠揍

谢谢wwwwww

废物席:

*鹤九贺文 @鹤九九九🌟 祝她生日快乐
*如题所示,非常傻吊
*娱乐向
*尝试古言
*是沙雕(重点)


☆BY萦席★


——
如今已是立冬时分,白雪已从昨日开始便慢慢落至这方土地,零落成泥,积少成多。


民间见这雪天神一降临,便知现在皆是备年货,备柴伙的时候了。不论老的大的小的亦或是正直年少活泼的,都要纷纷为了过这冬节而取暖了起来。


皇宫亦是都讲这些一一大理好,宫中各个下人也是为了能够让自家主子在这寒人的季节过上好日子而拼命筹备着。


唯独这雷三皇子大有不同,他不仅没有下人为他大理这些琐碎小物,就是连他自己——都未曾将着冬雪放在心上过。


要说着雷三皇子啊,说是说宫中无人,却也不是那单单不受宠能解释的清的。


但你若要说这三皇子可怜?前面也说过了,这三皇子虽年幼,自打小却从未将这风雪放在眼里。


至于能让他看在眼里,放在心里的,自然又是一番说话了。


“安迷修……我chsnhsm!你有本事把我放在树上就没本事自己上来吗!”


“雷狮皇子,恕臣直言。教您学武术太难了,您还是现在在这树上好好反省吧。”


“反省个屁!我都说了你别把你那什么双剑那一套交给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不懂!”


“非常抱歉,雷狮皇子,臣只会这么一种武术。”


白雪皑皑,一边寂寥之处,这倘若死城般的皇宫,唯有两位孩子在这一隅互相唾骂。


那稍微年幼又个性嚣张却被带到树上下不来的年幼小儿便是这皇宫主人的三儿子,雷狮。


至于那站在树下仿若一位毕恭毕敬的下人,正右手放置胸前垂目的稍大少年,便是雷狮的贴身侍卫,安迷修。


——tbc——
后续?
有的吧。

评论

热度(16)

  1. 鹤酒啾啾啾揪揪你看我是不是萦席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w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