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酒啾啾啾揪揪

☆点开☆~


没错点开你就是我的人啦✔

好了不发sao了hhh

这里是鹤九,咸鱼一只,企图翻身(做不到。
现在沉迷于凹凸无法自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同人先动的手。),是安吹,杂食党www!所以文章什么哒最好慎点www
☆不吃安艾!!!☆
会画点破画和写点烂文,只会尬聊,常犯手癌(是的,一只咸鱼,没有特长呜呜呜,如果吃算的话)扩列热烈欢迎www(放心,没人

可以叫我九九什么的,我不介意称呼这种东西。

安迷修漫长的追狮路程 [上]

是那篇安迷修艰难的追狮旅程!只是改了改名字,顺便改了改bug,下篇我会在安安生日那天发www,我把之前的那俩篇合了起来,十分抱歉,这边拖了太久。真的很抱歉了[土下座](இωஇ )

大二安×大一雷
年龄操作!ooc!!

雷狮!!我说过了多少次,别把吃完的垃圾乱丢!还有不要总是吃那些没用的垃圾食品,你胃不好还总吃这些东西...........”

“啧,不就是吃了东西吗,你他妈吵的我耳朵里都快长茧了,跟老妈子似的,我看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未老先衰的。”
“..............”

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他这话已经说了无数次了,雷狮要能听得进一句话安迷修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再怎么无奈也没办法,谁让他当初鬼迷心窍的就收留了这位整天只会吃白食的佛爷呢?对啊,为什么呢?这个问题总是缠着安迷修,弄的安迷修茶思夜想,最后安迷修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谁让雷狮也是需要自己帮助的人呢,他一定很需要我的帮助,没办法, 骑士的使命就是要善待“弱者”啊,所以他做这件事不是当然的吗?安迷修总是这样告诉自己,而对他来说,骑士道就是自己信仰,安迷修毕生的追求就是希望成为一位像骑士一样的人。

但现在,他眼前的这位将会是他追求骑士道理想上的一颗绊脚石,还是那种特扎脚的那种

雷狮的出现,不仅会让安迷修无法正常的思考,甚至还会作出违逆骑士道的事。

但最让安迷修生气的还是,在他收留的这位大佛爷之后,对自己没有丝毫感谢也就算了,天天还对自己冷嘲热讽,说话暗里藏刀的,完全没有一点寄人篱下的态度。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修行的耐力又更上一层了,如果没什么大碍,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去出家了,他觉得如果自己认真修行,说不定哪天还能成为一位受人尊敬 不食人间烟火,专门替人消灾的道长呢。

可事实证明,现在他前面的这位限制了他的大脑

“这家伙现在是什么处境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吗?”

‌(某雷:B数?没有,这种东西我一辈子都不会有的)

众所周知,安迷修是凹凸大学的一位有名校草,哦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学习品德兼优的校草,所有的老师没有一位不喜欢他,因为他不抽烟不打架,不骂人,不说脏话 可以说是老师心中的完美好学生,好学生中的教科书了。

但自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了...........

那一天,安迷修想起来曾经每天被母上大人做的青椒炒苦瓜加板蓝根支配的恐惧....
(安妈妈:安式开胃菜,清热解毒,你值得拥有)

“新生请快速进入礼堂,找到自己的手中的座位号坐下”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还有人山人海的吵杂声,吵得人头皮发麻。

“咳咳,同学们安静啊,接下来是大二的代表生演讲”

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原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礼堂突然又变得嘈杂了起来,更有许多新生的甚至在暗里偷偷的谈论着这位大名鼎鼎的安学长。
“喂喂,就是他吧!哇~好帅啊啊啊”
“哇哇哇,一直只能在直播间看见他,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啊啊啊啊啊真颜也太帅了吧!!!”
“啊啊啊我死而无憾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看看!这脸!这身材!这美丽的笑容啊啊啊啊”
“ 喂喂他刚刚是不是对我笑了!? 一定是的吧啊啊啊啊”
“ 一边去!他明明是对我笑的!妈妈他长的好帅啊啊啊 ”

对着下面激情讨论着他的学妹和一群正在怒视他的学弟们,看着这些,安迷修只剩下无奈的笑了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笑着开始介绍起自己准备了好几天的演讲稿
“大家好,我是大二的代表.........”

话刚说到一半,礼堂大门“碰”的一声被大力推开了,有四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学生走了进来,原本嘈杂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学生中似乎还有几个认出了这四位突然打断演讲了演讲的“肇事者”,都窸窸窣窣的讨论了起来

“喂,那是传言中的雷狮?”
“傻呀,你看那紫头发和星星头巾,除了雷狮本人会带难道还有别的人敢带?”
“啊啊真的是雷狮啊!好帅啊啊”
“切,不过就是长的帅了点钱多了点吗,就这么嚣张,真以为学校他家开的吗?!”
“兄弟别酸了,看看他家那背景,能不嚣张吗?再说了我们学校刚建的时候,他雷家公司当时也投了不少钱,退几步说学校也的确是他家开的,所以啊,像我们这种凡人,能早日脱单就阿弥陀佛了。”
“... ...”

对于这种场面,像雷狮这种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只是是一群鶸,也敢在我雷狮面前评头论足,呵,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仅雷狮,旁边的剩下的三位也对于因为自己打断了演讲而又引起了混乱毫无一点自觉,甚至犹如身在事外的人一般自顾自的聊起天来。

一头金色杀马特的高大男生先发话 了,那脸上尽是对这新生演讲的不耐烦
“喂喂帕洛斯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么无聊的地方啊,又没架打”
帕洛斯笑着摸了摸佩利的头
“乖,别生气”

卡米尔安静的站在一边寻找着座位
“大哥,那边有位置”

“嗯”
雷狮也恍如目中无人一般,自顾自的走向了旁边的座位。

安迷修看了看引起众吩的雷狮,雷狮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套着一件蓝色的破洞牛仔外套,黑色的破洞裤紧紧地包着那两条修长的逆天大长腿。本来普普通通的打扮,穿在雷狮身上就像是加了两百米厚的滤镜一般,那双漂亮的紫色的桃花眼,再加上高高的鼻梁和粉色的薄唇,脸上还带着狂妄而又不可一世的笑容,笑容中带着若隐若现的小虎牙,美丽的容颜像是雕塑家一笔一笔雕刻出来的一般,美而又桀骜不驯,让人移不开双眼,使人贪婪的想要将那美丽的人据为己有。

安迷修居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还有点可爱?!
这个想法一出安迷修马上把这个想法从他脑中掐掉,同时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地对这个第一次见的陌生人贴上可爱的这样一个标签,明明... ... 这家伙跟可爱沾不上一点边啊.....

正当安迷修傻愣愣的对着雷狮的脸思考下次要不要去配一个眼镜的时候,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视线,烦躁的抬起头来,刚刚好两人的视线就对上了。

一瞬间,安迷修的那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砰砰砰的不断跳动。

雷狮就像一颗彗星一般,轻而易举的瞬间就将安迷修一点点堆积起来的防御塔击成了碎片

完了,沦陷了

这边的雷狮正在对着安迷修的眼睛出神,安迷修的眼睛是好看的碧绿色,如清澈的泉水一般,里面没有掺杂着丝毫的污秽,纯净得似乎将整个世界所有的温柔与美好都融入其中,让人似乎要溺死在那块清泉之中。
卡米尔突然开口打断了雷狮的思考
“大哥,那个人是大二的代表生也是现在学校里公认的校草,名字叫安迷修”

“哦?... ...”

雷狮看着安迷修,舔了舔虎牙,嘴角的勾起一抹邪笑

“安迷修啊.....好像有点意思,他是我的了”

“咳咳同学们请安静一下”这边的安迷修好不容易刚平复好心情,完全没注意到下面雷狮的表情变了

“因为刚刚发生的一点意外,打断了我们的演讲,现在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二的代表安迷修... ...”

安迷修的声音很好听,清亮而温柔,总是让人忍不住的被他吸引。

台下已经有许多女生已经在默默的讨论着该用什么办法要到安迷修的电话号码了,还有的甚至拿起了手机录起了音。

当然,迟钝的安迷修也没有察觉到在台下的人海中,还有一双深邃的紫色眼睛正在盯着他,如狮子捕食一般,最后注定会将看上的猎物吞之入腹

演讲结束后,安迷修刚下台就看到凯丽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说“哟,我们的安大校草是看上了哪位可爱的学妹呀?哦不,也可能是学弟呢~呵呵”
安迷修苦笑着说“凯丽学姐,你可别笑话我了”

凯丽是学校的校花,人长得漂亮又有钱,也有许多人追,不过她那个性格实在让安迷修有点害怕,虽然这样说有点不礼貌但每次她一笑都会让安迷修感到背后一凉

凯丽又笑了笑说“可我刚刚可是看见了安学弟你一脸痴情如老情人一般地看着雷狮学弟啊~”

凯丽看到安迷修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嘴角抽搐地看着凯丽 ,对她那过分肉麻的话感到不知所错。凯丽又笑着咬碎了口中的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中蔓延开来,又说“不过雷狮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家里那老头子带我见过几次,先不说家世,那家伙可是一只不容易驯服的小狮子啊~不过那脸长得确实好看,只不过那性格和我实在不和,哦,还有,听说学校论坛已经把他捧成校草了,我们的安校草要有点危机感哦”
一语双关,对着句话的双层意思,还没等安迷修的大脑反应过来,凯丽就笑着走开了... ...









为了欢迎学弟学妹们的到来 ,每年的学长们都会为后辈们举办欢迎会,虽说本意是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促进关系但看起来怎么样都像一个大型相亲会场。
当然,作为本校校草,安迷修当然也无法避免这样的场合,再加上安迷修本人还是那种不擅长拒绝别人请求的人,所以对待同学们的要求,一般都是有求必应,事事做到尽心尽力的,从安迷修来到这个学校开始几乎每年都有人为他发来邀请,他每年也都不会缺席,所以今年他来的几率没有十也有八九的了,而至于我们的校花凯莉嘛,听说她本人也很喜欢凑热闹,所以每一年的欢迎会都会准时到来。一听说校花校草都会来参加,当然免不了一些如狼似虎的人们寄托着准备在今夜脱单的希望来参加欢迎会。而这一夜,决定了将会有的人左拥右抱成为人生赢家,独领风骚,而有人将会被会戴上数顶绿帽,跌入人生低谷,可谓是一场颜值的战争。

派对定在了晚上8点半,而现在 ,安迷修正站在衣柜前纠结着应该要穿什么衣服去参加。穿平时的衣服显得不尊重,嗯,如果穿上了西装,又显得太庄重。最后安迷修穿了一套白色的休闲装去参加了。纯白色的衣装掺在了鱼龙混杂的人群里,与旁边那些穿着暴露的衣装的人们相比显得格格不入,犹如一块白纸一般纯白无暇。

本来雷师是不准备参加这种人多的派对的,他认为与其看着这些为了各种目的的人对他不断献殷勤,还不如待在宿舍里玩手机的好。可一听到帕罗斯说大二的安迷修也会去参加那无聊的聚会,顿时觉得这次的新生聚会看来不会很无聊了,便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犹豫了一下,点开了通讯录

“喂?卡米尔,查一下今晚聚会的地点”
卡米尔似乎完全没有对自家大哥突然打来的电话感到疑惑,只是冷静的回答
“好的”

雷狮放下手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了今晚不会太无聊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安迷修”

到了晚上,凯丽打来了电话,声音里带着几分烦躁
“喂喂,你到底到了没有啊?这都几点了?我现在都快被这群发春的学弟烦死了,安大爷您再慢点等一下来到这里,你可能就要失去你好友名单里唯一一位女性朋友了。”
“抱歉抱歉,刚刚路上堵车,马上就到... ...”
还没等安迷修把话说完。手机就被人抽走了,对方甚至直接将电话挂掉了,笑眯眯的说:“安迷修学长,你介意学弟我搭一下你的车吗?”

“雷....狮??!”安迷修被雷狮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冲的好一会才慢慢反应过来

看着面前的安迷修这副呆呆的样子,雷狮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光看错了,他面前这个人,不会是个傻子吧?

“原来安学长还记得我的名字啊,还真是深感‘荣幸’呢,所以,安学长,同意载我一段?”
先不谈雷狮话里的意思是感谢还是嘲讽。不过就这神奇的脑回路就已经让安迷修自叹不如了。

最后安迷修还是答应了雷狮那无理的请求,让雷狮上了车。
举办派对的地方其实并不算远,所以在没有了交通堵塞的情况下,安迷修很快的就到达了举办派对的酒店。

本来安迷修这人就已经够受人瞩目了,再加上在学校论坛已经被学生们吹成校草了的雷狮,可谓是行走的颜值包了。

刚推开包间的门,一瞬间这个包间里的所有目光都被这可怕的颜值组合给吸引了,本来嘈杂的包间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
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冷场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更别指望旁边正在玩手机的雷狮能来救场了。

“好了,既然我们人也都到齐了,那派对也就可以开始了吧?”见气氛尴尬,凯莉突然开口,拯救了这世纪尴尬场面。
见凯莉开口,许多人也都不好意思继续望着安迷修和雷狮他们,自顾自聊地起来了。

凯莉笑着走到安迷修身边,安迷修本以为会挨一顿骂。没想到凯丽直接一手揽过安迷修,把安迷修拽到了门外,用诡异的笑容问“哟,没想到啊,我们安学长这么厉害,这连半天都不到就上垒了?厉害啊”
安迷修听了后脸红的跟刚熟的苹果似的,说话还断断续续的
“喂喂,别乱说啊,我....我只不过是在来的路上顺便载了他一段而已。”
“... ...什么都没做?”
“?没有啊?,做什么?”
凯丽已经被眼前这块木头彻底打败了,她觉得安迷修要想泡到雷狮,怕是要去换颗脑袋,不然依他这颗榆木脑袋,怕是要等下辈子才泡得到雷狮了

看着凯莉和安迷修那亲密的动作,不知怎的,雷狮心里居然会感到有些不自在。他可是雷狮啊,他雷狮是什么人,从小到大就是日天日地的性子,谁都管不了他。而现在,他堂堂雷狮居然会因为一个人而影响到自己的心情,这让他更加的恼火了,就连旁边想要过来搭讪的女生们都被他那可怕的气场给吓得退了回去。

等安迷修和凯莉聊完回来,刚推开包间的门,安迷修一眼便望见了雷狮正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喝啤酒,旁边还坐着好几个女生,看着其中一位穿着过分露骨的女生不断向凑近雷狮,做出各种亲昵的动作的时候,安迷修感到有点生气,因为那感觉仿佛是自己的东西正在被别人觊觎。那感觉,真的谈不上好受。

安迷修皱了皱眉,直直的走向了雷狮的方向。雷狮当然也发现了安迷修,但他并没有抬头去看,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边玩手机一边用毫无抱一丝感谢语气的说“刚刚还真是谢谢安迷修学长你送我到这里了”见安迷修没有反应,雷狮又说“所以,现在安学长还有什么事吗?。”话中的意思是人都听得出对方是在下逐客令。

安迷修正想开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喂喂,人家既然不想和你聊天,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让个道呢?毕竟想和雷狮说上话的,可是大有人在呢。”
对方是学校出了名的校霸,听凯莉说好像有过许多床伴,因为在学校的地位高,家里也有钱,长得也还可以,活脱脱的一副 纨绔子弟的样子,虽然安迷修听闻过许多关于他花边传闻,但即使这样却还是有许多人愿意排队来做他床伴,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等安迷修回答,那个人就直接饶过了安迷修,用献媚的语气问雷狮“所以今晚,我能有幸与雷狮少爷您聊聊吗?”
本来雷狮是不屑于与这种杂鱼聊天的,可当他看见了安迷修听到对方说那句话时的表情时,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当然”

当校霸听见了雷狮这句话时,脸上可谓是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眉开眼笑,与旁边安迷修的表情相比起来他现在看起来简直比中了头号彩票的人还高兴。
当雷狮看见安迷修那脸黑的跟像是吃了屎似的一瞬间高冷的形象差点没绷住。再怎么说他雷狮可还是要面子的。
其实那校霸那么开心也不是没有原因,毕竟雷狮长的好,即使交了往对方也不会吃亏,更别谈雷狮家那条件了,想爬上雷狮床的随便一抓就一大半。所以,床伴,女朋友,炮友,共度一生的伴侣,这些东西雷狮从来不缺,只要自己愿意,家里立马能给他找出十几个家底长相好的给他订了。想当年,雷狮的母亲本来想让雷狮和凯家的那孩子试试的,毕竟人家家底子好,小姑娘人也长的不错,觉得如果可以就把这事给订下来,到时候还可以促进和凯家的交际方面,两全其美,雷狮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事其中的利益呢?他们这种人,不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生吗?如人偶一般,自由?可笑,从刚生下来就已经被安排好了整个人生的人,就连拥有梦想这一本身都是一种奢望啊。
可又有谁料到我的的雷大少爷生下来就不服天,不服地,只丢下了一句“本大爷我不稀罕”就跑了

“呵,命运?狗屁!”


就在那校霸不知死活的想趁机用手摸雷狮的时候,还未等雷狮发作,那校霸的手已经就在空中360°旋转后整个人爬在地上了。
旁边的人都被这一大动静惊动了,纷纷走过来围观,不知是被那位从不生气,平时脾气温柔的像水一样的安迷修的第一次生气而感到惊叹还是被安迷修那身手吓到了,也许都有。

雷狮望了望旁边的安迷修,吹了一声口哨笑着说“安迷修,身手不错啊”
安迷修的眉已经皱成明显的八字型了,二话不说便拉起雷狮的手就走出了包房,雷狮没拒绝也没反抗,就这样被安迷修拉着走到了酒店的顶楼天台,雷狮一路安静得让安迷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事实证明,安迷修的第六感总是挺准的,刚走到顶楼雷狮就甩开了安迷修的手
“喂!雷狮!你知道你说的话有多危险吗?!那家伙再怎么说也是学校有名的校霸... ...”
“所以,和你有关系吗?再怎么危险也都和你没关系吧,我们只不过刚认识不久吧,别太自以为是了,安 学 长 ”
安迷修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雷狮说的都是事实,自己与雷狮确实认识不久甚至连三天都不到,并且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资格去管雷狮的事,即使雷狮出了什么事也和自己完全没关系的吧,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会控制不住地去关心他?为什么害怕他会被伤害?为什么不喜欢看到他和别人亲近?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骑士道绝不允许我对需要帮助的人置之不理!”

是,没错,是骑士道啊!

听到安迷修这句话雷狮气得直接就给安迷修一拳
“安迷修我他妈的什么时候说过我需要你那破帮助了?别拿你那的假惺惺的正义感来恶心我了!帮助我?滚一边去吧!我雷狮他妈不需要也不稀罕!”

说完雷狮头也不回就直接摔门走了,摔门的声音震得地上也抖了一抖。

雷狮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抽了,才会对安迷修的话有所期待,雷狮啊雷狮,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天真了,居然会想要去依赖一个人,真是傻透了。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