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酒啾啾啾揪揪

☆点开☆~


没错点开你就是我的人啦✔

好了不发sao了hhh

这里是鹤九,咸鱼一只,企图翻身(做不到。
现在沉迷于凹凸无法自拔(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同人先动的手。),是安吹,杂食党www!所以文章什么哒最好慎点www
☆不吃安艾!!!☆
会画点破画和写点烂文,只会尬聊,常犯手癌(是的,一只咸鱼,没有特长呜呜呜,如果吃算的话)扩列热烈欢迎www(放心,没人

可以叫我九九什么的,我不介意称呼这种东西。

oh,没错,我就是拉低全员水平的垃圾,不过。。。。为什么每一次接龙最后都会变成刀啊!!!(´;ω;`),对此安雷甜党表示强烈谴责!!!不过大家真的是辛苦惹,特别是君和酱油猫,他们真的是超厉害的!(夸夸)还有子虫和笙歌的话都别信!都是污蔑!我要告你们!(´;ω;`)(这老油条天天欺负我!!)

沄子虫Jenny:

群内接龙,惯例呼叫群主 @霜風鳥@觸手教了解一下?
长图预警!
p1介绍+第一棒
p2第二,三棒
p3第四棒
p4第五至八棒
p5内容小结

以下呼叫接龙成员(非接龙成员勿转)
1. @废物席
2. @鹤九九九🌟
3. @滄川シェンモー踏歌
4. @天夜修弧
5. @肆夜-本子是我的肝
6.君不见(没有提供lofID)
7. @鞫讻的酱油猫
8. @卡尔雷恩丶叶夜葉

以上是暑假第一轮接龙,我们的目标是接完三个(理想远大)

谢谢wwww安安和策策很可爱惹

天夜修弧:

迟到的生贺No.1
owo最喜欢他们两个啦(说起来如果安哥玩农药他会选谁呢……【其实是只会画策策orz】)
很垃圾的了嘤嘤嘤qwq
九九,生日快乐*٩(๑´∀`๑)ง* @鹤九九九🌟

谢谢wwwww很好看惹

天夜修弧:

迟到的生贺No.2
给自己的文摸了个桃花妖安(有借鉴武陵仙君皮肤),就送给鹤九叻
(哦谢特要人命的色差……)
再次祝可爱的九九生日快乐(●'◡'●)ノ❤
@鹤九九九🌟

[安雷]今天我的傻子侍卫依旧欠揍

谢谢wwwwww

废物席:

*鹤九贺文 @鹤九九九🌟 祝她生日快乐
*如题所示,非常傻吊
*娱乐向
*尝试古言
*是沙雕(重点)


☆BY萦席★


——
如今已是立冬时分,白雪已从昨日开始便慢慢落至这方土地,零落成泥,积少成多。


民间见这雪天神一降临,便知现在皆是备年货,备柴伙的时候了。不论老的大的小的亦或是正直年少活泼的,都要纷纷为了过这冬节而取暖了起来。


皇宫亦是都讲这些一一大理好,宫中各个下人也是为了能够让自家主子在这寒人的季节过上好日子而拼命筹备着。


唯独这雷三皇子大有不同,他不仅没有下人为他大理这些琐碎小物,就是连他自己——都未曾将着冬雪放在心上过。


要说着雷三皇子啊,说是说宫中无人,却也不是那单单不受宠能解释的清的。


但你若要说这三皇子可怜?前面也说过了,这三皇子虽年幼,自打小却从未将这风雪放在眼里。


至于能让他看在眼里,放在心里的,自然又是一番说话了。


“安迷修……我chsnhsm!你有本事把我放在树上就没本事自己上来吗!”


“雷狮皇子,恕臣直言。教您学武术太难了,您还是现在在这树上好好反省吧。”


“反省个屁!我都说了你别把你那什么双剑那一套交给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懂不懂!”


“非常抱歉,雷狮皇子,臣只会这么一种武术。”


白雪皑皑,一边寂寥之处,这倘若死城般的皇宫,唯有两位孩子在这一隅互相唾骂。


那稍微年幼又个性嚣张却被带到树上下不来的年幼小儿便是这皇宫主人的三儿子,雷狮。


至于那站在树下仿若一位毕恭毕敬的下人,正右手放置胸前垂目的稍大少年,便是雷狮的贴身侍卫,安迷修。


——tbc——
后续?
有的吧。

【安雷r18】After class

呜呜呜呜呜这欧美风一点都不欧美呜噫呜呜呜呜噫(不过真的十分感谢了)

沄子虫Jenny:

兽人小男孩+大白腿+小短裤+幼驯染+校园pa


兽人Orcish orc


penis= yin 茎


Attention! The article is all ENGLISH!


Anmicius and Ray


Happy Birthday to (my stupid daughter)  @鹤九九九🌟 ! Also it is a debt.


I'm not very good at English so there must be a lot of mistakes.


Could you give me some comments or tell me the bug?QwQ


Here is the background


(small tip: You can shot the screen then use Baidu or Youdao to translate this.)


 


As a usual day, Anmicius is doing work in students’ affairs office after school. At this time, almost no one will stay in the school, especially humans. But for orcish, it is the time for them to have party. After checking the work he has done, Anmicius hears someone is knocking the door. “Come in, please! ” Anmicius says. But after a few seconds waiting, no one comes in. The strange condition makes him go in front of the door. However, there is no one outside the door. Anmicius scratches his head and turn back. Then, he saw a little shadow sit on his desk and he window behind him is opened.


 


The shadow is swing his legs and turn around. “Ray! I have told you so much times! When can you get in from the door instead of the window?”Anmicius gets closer to the boy and tries to take him down. “Nope,don’t touch me. I come here now is just for fun and...don’t you want to do some interesting things like...huh?”Ray hooks Anmicius’s neck and talk to him. 


 


 


As he expected, Anmicius’s eyes becomes darken and his hands are going to untie his clothes. Their clothes get down on the floor, one by one. With the decreasing number of clothes, their skin is exploded. Ray's face becomes blushing scarlet. “Can’t wait? Huh?” Anmicius walks forward and says. He gets out a small case from the drawer and opens it. The clotty cream is scooped out by his fingers and he tries to pull that in to Ray’s hole. Though they have done that several times before, its inside is still narrow. 


 


The hole sucks up Anmicius’s fingers tightly. When the fingers get deep into it, Ray twists his waist. His inside uncontrollably shrinks once and makes he say, “Be quick! I can’t wait for such long time, Anmicius!” “As you wish, my prince.” after Anmicius says that, he use his penis to prop up cave mouth. The big thing makes Ray a little nervous which makes his tails twists on Anmicius’s arm  but they have already done almost all the steps, they have no time to stop.


 


Anmicius tries to squash in this little mouth. The warm inside makes Anmicius gives out a comfortable sign with deep feeling. After several minutes of adapting, he moves his waist and is satisfying on see Ray’s face puckering together. Especially when he pushes a small bulge, he hears a weak pant from Ray. He massages the ears on Ray’s head and happily finds Ray is comfortable when he does that. 


 


With the last several times rushing, Anmicius kisses the Ray’s mouth and release inside. Two students, one human and one half-cat half-human, are doing the most interesting in the office.


 


End


Thanks for reading.


 

安迷修漫长的追狮路程[下]

呜哇,终于肝好了,我大概是只废鱼了JPG.
顺便祝安安生日快乐wwww!!开屏的安安真是太妙了!我吹爆!
剧情ooc!不喜勿喷哦

雷狮走了,只留下安迷修一个人,冬天的寒风如银针一般,刺在安迷修的脸上,冷得生疼。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脏也在痛呢?为什么会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话伤到别人了呢?雷狮对自己来说,到底是什么?


回到宿舍,安迷修本来想打个电话跟雷狮道歉,却发现自己连雷狮的电话都没有,不过,就算有,又要对他说什么呢?话说自己有哪里做错了吗?这些问题折腾得安迷修一整夜都睡不着,刚有点睡意了,一闭上眼脑子里却全都是雷狮的脸,吓得安迷修睡意全无,一晚上都心神不宁,最后只能顶着一双熊猫眼去上课。
一路上, 不认识的还好,认识安迷修的一些同学刚看见安迷修脸上那魂不守舍的表情就直接吓得魂飞魄散,连招呼都不打,那速度,跟看见来检查的丹尼尔主任似的,恨不得脚下生风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
鬼知道那个每天晚上10点前准时关灯睡觉并且从来没有夜生活的优秀生昨晚干什么去了,反正不管是地球炸了还是班主任裤穿反了,他们现在的求生欲驱使他们快点离安迷修越远越好,不然一定会有麻烦事发生的!

然后安迷修就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学校,刚进门,凯莉就走过来问
“哟,我们的安学弟又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是.......关于...雷狮的事...”
凯丽:想来也只有这家伙有这个能耐让你这样了
见安迷修一言不发,凯莉接着问下去
“怎么了?你们昨晚发生什么事了,可千万别跟我说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又没瞎”
安迷修见是瞒不过凯莉了,就将事情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凯莉,凯莉刚听完,差点没把嘴里的糖直接吞下去,她生气的拽着安迷修的领子问
“你真这么说了?!”
安迷修沉默的点了点头,凯莉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雷狮会给安迷修一拳了,她现在甚至觉得雷狮当时揍那一拳还不够,最好得把这家伙给揍清醒了才行。
“你真行啊安迷修,我早知道你是傻子了,没想到你还能傻成这样,你就不能把你那用学习上智商分点给你那点少得可怜的情商?看你这样子,八辈子都得注孤生了”
一直沉默的安迷修终于开了金口
“我........”
凯莉终于冷静下来了,她用少有的严肃口气说
“安迷修,认识你这么久,才知道你居然这么懦夫啊。这一次,我不会再帮你了,一个人的时间不可能会永远的为另一个人停留,你最好想清楚了,好自为之吧”
凯莉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安迷修刚走出班门,就有一个学妹迎了上来,她穿着漂亮的紫色小洋裙,柔顺的黑发披在肩头上,脸上因为害羞而涨红的脸。她是隔壁系的系花,听成绩挺不错,性格也很好,这样的一个好女孩论谁见到了都会有几分心动。可谁想安迷修正是这个例外,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雷狮的事,所以当他刚看见了学妹的裙子的时候,第一时间想的居然会是雷狮的眼睛。
“学......学长,我...我喜欢你!你能试着和我交往吗?!”
学妹的这一声告白直接就把安迷修給叫醒了。这种事情安迷修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毕竟即使情商再怎么低,安迷修长的好看的这件事是无法否定的,俗话说得好,一白遮三丑,一美遮所有啊。
安迷修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略带一些遗憾的说:可爱的小姐,能收到您的表白,在下感到十分荣幸,但十分抱歉,在下无法回应您的期待... ...
这句话安迷修并没有挑明了说,可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女孩的眼角红红的,声音有点咽哽但却没有哭 ,她笑着说:是安学长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明明女孩笑着,看起来却比哭还难看。
安迷修的心抽了抽,苦笑着说:
“我也说不清这是什么感觉,明明很讨厌,但却又总是忍不住的想要去接近他,会在乎他的一言一行,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学妹笑了笑说
“那不就是喜欢嘛?”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时,大脑直接就当机了,旁边学妹被安迷修这傻愣愣的样子逗笑了
“学长你这是初恋吧?学长有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心意了吗?”
安迷修摇了摇头
“那学长你要快点向对方表明自己的心意啊,成功也好,失败也罢,千万不要等到回首时才留下遗憾啊,你看我,虽然失败了,但至少我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已经没有遗憾了,所以,学长你也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啊”

虽然女孩笑着,但安迷修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女孩离开时眼角的泪水。



安迷修回到宿舍时已经是傍晚了,他洗了澡后就直接躺床上,不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梦里,安迷修还是一个孩子,那是他的祖父还在,常常带着安迷修跑到上山去看星星,爷孙俩就坐在大片的野草地上望着天空,数着星星,数错了便从头再数。这座山上看的星星最美最亮,仿佛伸出便能触碰,安迷修用就他那小小的双手一抓,星星便消失不见了,一松手,星星又出来了,安迷修有点不开心,他嘟着嘴问爷爷说“爷爷爷爷,这星星怎么还会跑啊?抓都抓不住”安爷爷笑着说“小安啊,别着急,总有一天,你也会遇见那个属于你的星星,到时候你可要好好的珍惜,别让那颗星星再逃掉了。”
安迷修当时还小,也不懂爷爷话里是什么意思,只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 ...


安迷修醒来后感觉脑子有些混乱,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安迷修决定今天就向雷狮表明自己的心意,安迷修心里有些忐忑,毕竟那晚他们不欢而散后安迷修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刚打开手机就是凯莉的消息轰炸,从早上6点到现在居然发了三百多条信息,安迷修还想好怎么回复,凯莉的电话就打来了
“安迷修你他妈终于接电话了!你昨晚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知不知道雷狮要去外国留学了??”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什么?!

凯莉已经快要被安迷修气吐血了“这事已经在学校网站传疯了你不知道!?你......”

凯莉话还没说完安迷修就丢下手机用比他跑马拉松还快的速度冲到了大一的教室,安迷修找到了一位曾和他说过话的学弟问雷狮的宿舍在哪,突然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
“哟!安迷修学长,这么着急找我吗?”对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戏谑和得意,安迷修僵硬的转过身,是雷狮!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接着又感到有点生气,他拉起雷狮的手向门外走去,这段不长的走廊安迷修却感觉走出了一个世纪。不过当他听到雷狮要走时,他居然第一次乱了阵脚,一想到雷狮要走,就觉得心脏仿佛被什么挤压着,喘不过气来。

“所以安迷修你带我来这是要干什么?我可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欣赏风景,我可是很忙的”
见安迷修依然不说话,雷狮便转身刚要走时,安迷修抓住了雷狮的手
“雷狮,我喜欢你!”
雷狮被着突如其来的告白砸的一愣一愣的,过了一会才慢慢反应过来,一下子雷狮脸和耳朵烧的和红石榴似的,雷狮不禁在心里吐槽道:握草这傻逼的榆木脑袋脑袋是去开光了?
另一方面安迷修也被自己一着急就说出的这句话给吓到了。心里忐忑道:握草刚刚一着急就说出来了,是不是吓到他了?

过了一会儿,雷狮终于冷静下来了
“哼!本大爷就勉强同意了,免得你以后用你那骑士道到处毒害别人家姑娘。”
安迷修笑着说“喂喂,哪有毒害啊,不过...”说着安迷修将雷狮抱在怀里
“你没走真是太好了”

“不,我会走的”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我会离开这里的”雷狮的语气坚定而决绝,

安迷修没有说话,抱着雷狮的双手微微的颤抖,他恨不得将时时刻刻的陪伴在雷狮身边,但他知道的,雷狮渴望自由,他是一只雄鹰,为了自由他甚至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安迷修不可能将他绑在自己身边,也舍不得,因为这也正是雷狮吸引安迷修的原因

过了许久,安迷修开口说道
“你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

“什么时候回来?”

“不清楚”

“你要去哪里”

“安迷修......”

“我会等回来的,不管多久”安迷修紧紧的抱着雷狮,仿佛下一秒雷狮就会从他手中消失不见... ...


那之后,安迷修再也没有出现在雷狮面前,两个人都明白,如果这时候再出现在对方面前,那么对任何一方来说,离别只会更加的残酷,所以,直到雷狮要走的那一天,安迷修也依然没有出现。











五年,这个数字听起来不长也不短,这五年里,安迷修经历了许多事,他想将这些事一一告诉雷狮,可他们没有任何能联系对方的方式。安迷修将自己与雷狮在一起的回忆小心的锁在了记忆的角落里,如珍宝一般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来。这些年,安迷修没有离开,他毕业后就在这所大学就业当了老师,生活也算过得去,他依然坚信着,总有一天,雷狮会回来,即使这一个都只是个未知数......


安迷修今天要到学校 ,其实他今天并没有课,但作为教师代表的他必须准时到学校进行演讲。

“接下来是我们学校的教师代表安迷修的演讲”
安迷修今天一早起来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听长辈们说这是预示着有大事要发生,让安迷修自己小心点安迷修自己当然是不信这种传言的,可心里居然有点期待是怎么回事?
安迷修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
“咳咳,同学们好,我是凹凸大学的教师代表安迷修... ...”
“碰!”
话音刚落,礼堂的门就被推开了,紧随其后的是一个扎着星星头巾的男生,安迷修的呼吸快要停止了,面前的人,正是这五年来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里又无数次从手中溜走的人。他实在太思念眼前这个人了,以至于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安迷修的嘴角勾起一抹笑,眼中饱含着的满身对面前这个人爱意,轻轻的说

“欢迎回来,雷狮”




这一次,不再是梦了,安迷修再一次紧紧的握住了那颗星星,那一颗 ,完美,耀眼的属于自己的星星。





如果说生命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那么对于安迷修来说,在他生命的这幅画卷中,雷狮便就该是神来之笔吧... ...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一整篇文安迷修说话一共被打断了多少次呢?猜对了也没奖励哦(安迷修:我那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最后不要脸的求一求小红心和小蓝手www,顺便感谢一下我的主催ww,他为了我真的很辛苦ww

安安生快啊啊啊!抱歉我这只咸鱼连安安的万分之一美都画不出呜呜呜,下面的胶纸。。。。是的!我知道!很滑稽呜呜呜,很丑了,但我还是发了上来,因为。。我脸皮厚啊(这人。。),等下我会再发一篇文(这个文你们应该知道,我之前有说过)+第二幅贺图(我强大的咸鱼肝)
P1是安安 P2是一个未画完的小摸鱼
看看就好,重在参与嘛!是不是(你TM)

安迷修漫长的追狮路程 [上]

是那篇安迷修艰难的追狮旅程!只是改了改名字,顺便改了改bug,下篇我会在安安生日那天发www,我把之前的那俩篇合了起来,十分抱歉,这边拖了太久。真的很抱歉了[土下座](இωஇ )

大二安×大一雷
年龄操作!ooc!!

雷狮!!我说过了多少次,别把吃完的垃圾乱丢!还有不要总是吃那些没用的垃圾食品,你胃不好还总吃这些东西...........”

“啧,不就是吃了东西吗,你他妈吵的我耳朵里都快长茧了,跟老妈子似的,我看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未老先衰的。”
“..............”

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他这话已经说了无数次了,雷狮要能听得进一句话安迷修就已经谢天谢地了,再怎么无奈也没办法,谁让他当初鬼迷心窍的就收留了这位整天只会吃白食的佛爷呢?对啊,为什么呢?这个问题总是缠着安迷修,弄的安迷修茶思夜想,最后安迷修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谁让雷狮也是需要自己帮助的人呢,他一定很需要我的帮助,没办法, 骑士的使命就是要善待“弱者”啊,所以他做这件事不是当然的吗?安迷修总是这样告诉自己,而对他来说,骑士道就是自己信仰,安迷修毕生的追求就是希望成为一位像骑士一样的人。

但现在,他眼前的这位将会是他追求骑士道理想上的一颗绊脚石,还是那种特扎脚的那种

雷狮的出现,不仅会让安迷修无法正常的思考,甚至还会作出违逆骑士道的事。

但最让安迷修生气的还是,在他收留的这位大佛爷之后,对自己没有丝毫感谢也就算了,天天还对自己冷嘲热讽,说话暗里藏刀的,完全没有一点寄人篱下的态度。

安迷修觉得自己的修行的耐力又更上一层了,如果没什么大碍,他觉得自己已经可以去出家了,他觉得如果自己认真修行,说不定哪天还能成为一位受人尊敬 不食人间烟火,专门替人消灾的道长呢。

可事实证明,现在他前面的这位限制了他的大脑

“这家伙现在是什么处境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吗?”

‌(某雷:B数?没有,这种东西我一辈子都不会有的)

众所周知,安迷修是凹凸大学的一位有名校草,哦不,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位学习品德兼优的校草,所有的老师没有一位不喜欢他,因为他不抽烟不打架,不骂人,不说脏话 可以说是老师心中的完美好学生,好学生中的教科书了。

但自从那一天开始,一切都变了...........

那一天,安迷修想起来曾经每天被母上大人做的青椒炒苦瓜加板蓝根支配的恐惧....
(安妈妈:安式开胃菜,清热解毒,你值得拥有)

“新生请快速进入礼堂,找到自己的手中的座位号坐下”广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还有人山人海的吵杂声,吵得人头皮发麻。

“咳咳,同学们安静啊,接下来是大二的代表生演讲”

随着一阵清脆的脚步声原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礼堂突然又变得嘈杂了起来,更有许多新生的甚至在暗里偷偷的谈论着这位大名鼎鼎的安学长。
“喂喂,就是他吧!哇~好帅啊啊啊”
“哇哇哇,一直只能在直播间看见他,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啊啊啊啊啊真颜也太帅了吧!!!”
“啊啊啊我死而无憾了啊啊”
“啊啊啊啊啊!看看!这脸!这身材!这美丽的笑容啊啊啊啊”
“ 喂喂他刚刚是不是对我笑了!? 一定是的吧啊啊啊啊”
“ 一边去!他明明是对我笑的!妈妈他长的好帅啊啊啊 ”

对着下面激情讨论着他的学妹和一群正在怒视他的学弟们,看着这些,安迷修只剩下无奈的笑了

安迷修清了清嗓子,笑着开始介绍起自己准备了好几天的演讲稿
“大家好,我是大二的代表.........”

话刚说到一半,礼堂大门“碰”的一声被大力推开了,有四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学生走了进来,原本嘈杂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下来,学生中似乎还有几个认出了这四位突然打断演讲了演讲的“肇事者”,都窸窸窣窣的讨论了起来

“喂,那是传言中的雷狮?”
“傻呀,你看那紫头发和星星头巾,除了雷狮本人会带难道还有别的人敢带?”
“啊啊真的是雷狮啊!好帅啊啊”
“切,不过就是长的帅了点钱多了点吗,就这么嚣张,真以为学校他家开的吗?!”
“兄弟别酸了,看看他家那背景,能不嚣张吗?再说了我们学校刚建的时候,他雷家公司当时也投了不少钱,退几步说学校也的确是他家开的,所以啊,像我们这种凡人,能早日脱单就阿弥陀佛了。”
“... ...”

对于这种场面,像雷狮这种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早已见怪不怪了,不过只是是一群鶸,也敢在我雷狮面前评头论足,呵,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仅雷狮,旁边的剩下的三位也对于因为自己打断了演讲而又引起了混乱毫无一点自觉,甚至犹如身在事外的人一般自顾自的聊起天来。

一头金色杀马特的高大男生先发话 了,那脸上尽是对这新生演讲的不耐烦
“喂喂帕洛斯我们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么无聊的地方啊,又没架打”
帕洛斯笑着摸了摸佩利的头
“乖,别生气”

卡米尔安静的站在一边寻找着座位
“大哥,那边有位置”

“嗯”
雷狮也恍如目中无人一般,自顾自的走向了旁边的座位。

安迷修看了看引起众吩的雷狮,雷狮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衣,外面套着一件蓝色的破洞牛仔外套,黑色的破洞裤紧紧地包着那两条修长的逆天大长腿。本来普普通通的打扮,穿在雷狮身上就像是加了两百米厚的滤镜一般,那双漂亮的紫色的桃花眼,再加上高高的鼻梁和粉色的薄唇,脸上还带着狂妄而又不可一世的笑容,笑容中带着若隐若现的小虎牙,美丽的容颜像是雕塑家一笔一笔雕刻出来的一般,美而又桀骜不驯,让人移不开双眼,使人贪婪的想要将那美丽的人据为己有。

安迷修居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还有点可爱?!
这个想法一出安迷修马上把这个想法从他脑中掐掉,同时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地对这个第一次见的陌生人贴上可爱的这样一个标签,明明... ... 这家伙跟可爱沾不上一点边啊.....

正当安迷修傻愣愣的对着雷狮的脸思考下次要不要去配一个眼镜的时候,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视线,烦躁的抬起头来,刚刚好两人的视线就对上了。

一瞬间,安迷修的那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砰砰砰的不断跳动。

雷狮就像一颗彗星一般,轻而易举的瞬间就将安迷修一点点堆积起来的防御塔击成了碎片

完了,沦陷了

这边的雷狮正在对着安迷修的眼睛出神,安迷修的眼睛是好看的碧绿色,如清澈的泉水一般,里面没有掺杂着丝毫的污秽,纯净得似乎将整个世界所有的温柔与美好都融入其中,让人似乎要溺死在那块清泉之中。
卡米尔突然开口打断了雷狮的思考
“大哥,那个人是大二的代表生也是现在学校里公认的校草,名字叫安迷修”

“哦?... ...”

雷狮看着安迷修,舔了舔虎牙,嘴角的勾起一抹邪笑

“安迷修啊.....好像有点意思,他是我的了”

“咳咳同学们请安静一下”这边的安迷修好不容易刚平复好心情,完全没注意到下面雷狮的表情变了

“因为刚刚发生的一点意外,打断了我们的演讲,现在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大二的代表安迷修... ...”

安迷修的声音很好听,清亮而温柔,总是让人忍不住的被他吸引。

台下已经有许多女生已经在默默的讨论着该用什么办法要到安迷修的电话号码了,还有的甚至拿起了手机录起了音。

当然,迟钝的安迷修也没有察觉到在台下的人海中,还有一双深邃的紫色眼睛正在盯着他,如狮子捕食一般,最后注定会将看上的猎物吞之入腹

演讲结束后,安迷修刚下台就看到凯丽一脸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说“哟,我们的安大校草是看上了哪位可爱的学妹呀?哦不,也可能是学弟呢~呵呵”
安迷修苦笑着说“凯丽学姐,你可别笑话我了”

凯丽是学校的校花,人长得漂亮又有钱,也有许多人追,不过她那个性格实在让安迷修有点害怕,虽然这样说有点不礼貌但每次她一笑都会让安迷修感到背后一凉

凯丽又笑了笑说“可我刚刚可是看见了安学弟你一脸痴情如老情人一般地看着雷狮学弟啊~”

凯丽看到安迷修的动作突然顿了一下,嘴角抽搐地看着凯丽 ,对她那过分肉麻的话感到不知所错。凯丽又笑着咬碎了口中的糖,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嘴中蔓延开来,又说“不过雷狮可不是那么好追的,家里那老头子带我见过几次,先不说家世,那家伙可是一只不容易驯服的小狮子啊~不过那脸长得确实好看,只不过那性格和我实在不和,哦,还有,听说学校论坛已经把他捧成校草了,我们的安校草要有点危机感哦”
一语双关,对着句话的双层意思,还没等安迷修的大脑反应过来,凯丽就笑着走开了... ...









为了欢迎学弟学妹们的到来 ,每年的学长们都会为后辈们举办欢迎会,虽说本意是为了让同学们更好地促进关系但看起来怎么样都像一个大型相亲会场。
当然,作为本校校草,安迷修当然也无法避免这样的场合,再加上安迷修本人还是那种不擅长拒绝别人请求的人,所以对待同学们的要求,一般都是有求必应,事事做到尽心尽力的,从安迷修来到这个学校开始几乎每年都有人为他发来邀请,他每年也都不会缺席,所以今年他来的几率没有十也有八九的了,而至于我们的校花凯莉嘛,听说她本人也很喜欢凑热闹,所以每一年的欢迎会都会准时到来。一听说校花校草都会来参加,当然免不了一些如狼似虎的人们寄托着准备在今夜脱单的希望来参加欢迎会。而这一夜,决定了将会有的人左拥右抱成为人生赢家,独领风骚,而有人将会被会戴上数顶绿帽,跌入人生低谷,可谓是一场颜值的战争。

派对定在了晚上8点半,而现在 ,安迷修正站在衣柜前纠结着应该要穿什么衣服去参加。穿平时的衣服显得不尊重,嗯,如果穿上了西装,又显得太庄重。最后安迷修穿了一套白色的休闲装去参加了。纯白色的衣装掺在了鱼龙混杂的人群里,与旁边那些穿着暴露的衣装的人们相比显得格格不入,犹如一块白纸一般纯白无暇。

本来雷师是不准备参加这种人多的派对的,他认为与其看着这些为了各种目的的人对他不断献殷勤,还不如待在宿舍里玩手机的好。可一听到帕罗斯说大二的安迷修也会去参加那无聊的聚会,顿时觉得这次的新生聚会看来不会很无聊了,便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手机,犹豫了一下,点开了通讯录

“喂?卡米尔,查一下今晚聚会的地点”
卡米尔似乎完全没有对自家大哥突然打来的电话感到疑惑,只是冷静的回答
“好的”

雷狮放下手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看了今晚不会太无聊了,你最好不要让我失望,安迷修”

到了晚上,凯丽打来了电话,声音里带着几分烦躁
“喂喂,你到底到了没有啊?这都几点了?我现在都快被这群发春的学弟烦死了,安大爷您再慢点等一下来到这里,你可能就要失去你好友名单里唯一一位女性朋友了。”
“抱歉抱歉,刚刚路上堵车,马上就到... ...”
还没等安迷修把话说完。手机就被人抽走了,对方甚至直接将电话挂掉了,笑眯眯的说:“安迷修学长,你介意学弟我搭一下你的车吗?”

“雷....狮??!”安迷修被雷狮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冲的好一会才慢慢反应过来

看着面前的安迷修这副呆呆的样子,雷狮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眼光看错了,他面前这个人,不会是个傻子吧?

“原来安学长还记得我的名字啊,还真是深感‘荣幸’呢,所以,安学长,同意载我一段?”
先不谈雷狮话里的意思是感谢还是嘲讽。不过就这神奇的脑回路就已经让安迷修自叹不如了。

最后安迷修还是答应了雷狮那无理的请求,让雷狮上了车。
举办派对的地方其实并不算远,所以在没有了交通堵塞的情况下,安迷修很快的就到达了举办派对的酒店。

本来安迷修这人就已经够受人瞩目了,再加上在学校论坛已经被学生们吹成校草了的雷狮,可谓是行走的颜值包了。

刚推开包间的门,一瞬间这个包间里的所有目光都被这可怕的颜值组合给吸引了,本来嘈杂的包间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
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尴尬冷场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更别指望旁边正在玩手机的雷狮能来救场了。

“好了,既然我们人也都到齐了,那派对也就可以开始了吧?”见气氛尴尬,凯莉突然开口,拯救了这世纪尴尬场面。
见凯莉开口,许多人也都不好意思继续望着安迷修和雷狮他们,自顾自聊地起来了。

凯莉笑着走到安迷修身边,安迷修本以为会挨一顿骂。没想到凯丽直接一手揽过安迷修,把安迷修拽到了门外,用诡异的笑容问“哟,没想到啊,我们安学长这么厉害,这连半天都不到就上垒了?厉害啊”
安迷修听了后脸红的跟刚熟的苹果似的,说话还断断续续的
“喂喂,别乱说啊,我....我只不过是在来的路上顺便载了他一段而已。”
“... ...什么都没做?”
“?没有啊?,做什么?”
凯丽已经被眼前这块木头彻底打败了,她觉得安迷修要想泡到雷狮,怕是要去换颗脑袋,不然依他这颗榆木脑袋,怕是要等下辈子才泡得到雷狮了

看着凯莉和安迷修那亲密的动作,不知怎的,雷狮心里居然会感到有些不自在。他可是雷狮啊,他雷狮是什么人,从小到大就是日天日地的性子,谁都管不了他。而现在,他堂堂雷狮居然会因为一个人而影响到自己的心情,这让他更加的恼火了,就连旁边想要过来搭讪的女生们都被他那可怕的气场给吓得退了回去。

等安迷修和凯莉聊完回来,刚推开包间的门,安迷修一眼便望见了雷狮正坐在角落的沙发里喝啤酒,旁边还坐着好几个女生,看着其中一位穿着过分露骨的女生不断向凑近雷狮,做出各种亲昵的动作的时候,安迷修感到有点生气,因为那感觉仿佛是自己的东西正在被别人觊觎。那感觉,真的谈不上好受。

安迷修皱了皱眉,直直的走向了雷狮的方向。雷狮当然也发现了安迷修,但他并没有抬头去看,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只是一边玩手机一边用毫无抱一丝感谢语气的说“刚刚还真是谢谢安迷修学长你送我到这里了”见安迷修没有反应,雷狮又说“所以,现在安学长还有什么事吗?。”话中的意思是人都听得出对方是在下逐客令。

安迷修正想开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喂喂,人家既然不想和你聊天,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让个道呢?毕竟想和雷狮说上话的,可是大有人在呢。”
对方是学校出了名的校霸,听凯莉说好像有过许多床伴,因为在学校的地位高,家里也有钱,长得也还可以,活脱脱的一副 纨绔子弟的样子,虽然安迷修听闻过许多关于他花边传闻,但即使这样却还是有许多人愿意排队来做他床伴,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等安迷修回答,那个人就直接饶过了安迷修,用献媚的语气问雷狮“所以今晚,我能有幸与雷狮少爷您聊聊吗?”
本来雷狮是不屑于与这种杂鱼聊天的,可当他看见了安迷修听到对方说那句话时的表情时,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

“当然”

当校霸听见了雷狮这句话时,脸上可谓是容光焕发,神采飞扬,眉开眼笑,与旁边安迷修的表情相比起来他现在看起来简直比中了头号彩票的人还高兴。
当雷狮看见安迷修那脸黑的跟像是吃了屎似的一瞬间高冷的形象差点没绷住。再怎么说他雷狮可还是要面子的。
其实那校霸那么开心也不是没有原因,毕竟雷狮长的好,即使交了往对方也不会吃亏,更别谈雷狮家那条件了,想爬上雷狮床的随便一抓就一大半。所以,床伴,女朋友,炮友,共度一生的伴侣,这些东西雷狮从来不缺,只要自己愿意,家里立马能给他找出十几个家底长相好的给他订了。想当年,雷狮的母亲本来想让雷狮和凯家的那孩子试试的,毕竟人家家底子好,小姑娘人也长的不错,觉得如果可以就把这事给订下来,到时候还可以促进和凯家的交际方面,两全其美,雷狮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事其中的利益呢?他们这种人,不就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而生吗?如人偶一般,自由?可笑,从刚生下来就已经被安排好了整个人生的人,就连拥有梦想这一本身都是一种奢望啊。
可又有谁料到我的的雷大少爷生下来就不服天,不服地,只丢下了一句“本大爷我不稀罕”就跑了

“呵,命运?狗屁!”


就在那校霸不知死活的想趁机用手摸雷狮的时候,还未等雷狮发作,那校霸的手已经就在空中360°旋转后整个人爬在地上了。
旁边的人都被这一大动静惊动了,纷纷走过来围观,不知是被那位从不生气,平时脾气温柔的像水一样的安迷修的第一次生气而感到惊叹还是被安迷修那身手吓到了,也许都有。

雷狮望了望旁边的安迷修,吹了一声口哨笑着说“安迷修,身手不错啊”
安迷修的眉已经皱成明显的八字型了,二话不说便拉起雷狮的手就走出了包房,雷狮没拒绝也没反抗,就这样被安迷修拉着走到了酒店的顶楼天台,雷狮一路安静得让安迷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事实证明,安迷修的第六感总是挺准的,刚走到顶楼雷狮就甩开了安迷修的手
“喂!雷狮!你知道你说的话有多危险吗?!那家伙再怎么说也是学校有名的校霸... ...”
“所以,和你有关系吗?再怎么危险也都和你没关系吧,我们只不过刚认识不久吧,别太自以为是了,安 学 长 ”
安迷修刚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雷狮说的都是事实,自己与雷狮确实认识不久甚至连三天都不到,并且自己也并没有什么资格去管雷狮的事,即使雷狮出了什么事也和自己完全没关系的吧,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总是会控制不住地去关心他?为什么害怕他会被伤害?为什么不喜欢看到他和别人亲近?不知道,为什么?
“我的骑士道绝不允许我对需要帮助的人置之不理!”

是,没错,是骑士道啊!

听到安迷修这句话雷狮气得直接就给安迷修一拳
“安迷修我他妈的什么时候说过我需要你那破帮助了?别拿你那的假惺惺的正义感来恶心我了!帮助我?滚一边去吧!我雷狮他妈不需要也不稀罕!”

说完雷狮头也不回就直接摔门走了,摔门的声音震得地上也抖了一抖。

雷狮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抽了,才会对安迷修的话有所期待,雷狮啊雷狮,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天真了,居然会想要去依赖一个人,真是傻透了。

安迷修生日应援计划启动

请大家献出你们的小红心www(小蓝手不算哦)请让美丽安安出现在开屏www

包包包子铺!:





即日起—5月10日23: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LOFTER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5月13日相约LOFTER,为安迷修庆生!




欢迎各位太太们使用#0513安迷修生日快乐  发布生贺相关的产粮内容,优秀作品有机会被选入【安迷修生贺专题】哦!!!!



帮帮这只可怜的蛤蜊吧!

转载自:吃土蛤